辻村深月,鲤八月的天有些暗淡

摘要:
鲤八月的天有些暗淡,房间里全都是阴沉的影子,浑浊的空气止息于狭小的空间内,她看着我,面带惶恐,她着着一双深蓝色皮鞋,上面有亮银色的花纹,显然价格不菲,丝质的裙子,轻如蝉翼,风从狭小的窗户里吹进来,搅

摘要:
在一个小岛上,有处景色叫蛇院蛇院里面养着好多条蛇,其中有一条大蟒,通灵性的大蟒。大蟒长得很漂亮,他有一身金黄色的鳞片,身子有成年男子的腿那么粗。它总是懒洋洋的躺在笼子里,像被霜打蔫的茄子。因此,他并不

摘要:
生活的残忍像根绣花针,消无声息地钻进肌肤,刺穿身体里最柔软的部分!好书推荐网12月4日书讯:近日,辻村深月《没有钥匙的梦》简体中文版由新星出版社出版。辻村深月,出生于一九八〇年二月二

在一个小岛上,有处景色叫“蛇院”蛇院里面养着好多条蛇,其中有一条大蟒,通灵性的大蟒。大蟒长得很漂亮,他有一身金黄色的鳞片,身子有成年男子的腿那么粗。它总是懒洋洋的躺在笼子里,像被霜打蔫的茄子。因此,他并不受游客的欢迎。蛇院为了生计,不得不引进一些新的动物。这一切,似乎都与大蟒无关,管理员罗时常骂道“啊呀!你这死畜生,不干活,还浪费粮食,又占地方,怎么不死啊,贱东西!”于是大蟒被移到后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进食也由一月两次减少到一次。

图片 1

八月的天有些暗淡,房间里全都是阴沉的影子,浑浊的空气止息于狭小的空间内,她看着我,面带惶恐,她着着一双深蓝色皮鞋,上面有亮银色的花纹,显然价格不菲,丝质的裙子,轻如蝉翼,风从狭小的窗户里吹进来,搅乱了这片空气,亦搅乱此处的气氛,她低着头,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她的额头,双手呈交叉状,长长的指甲被染成了红色,我问她,股本在哪里。她雪白的额头,轻轻的点击着手指尖,她不说话,而这种气氛维持已久。

这天,大蟒正晒着太阳却被一只球砸了脑袋,矮墙后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一个五岁小女孩的头就从那边探了出来,接着,小女孩踩着自己刚才垫好的砖块爬了上来。小脚在空中乱晃忽然踩到了什么东西,便顺着爬了下来,蓝落到了笼子上,大蟒便伸回自己的尾巴,又盘好。蓝蹑手蹑脚的爬下笼子然后试图去摸大蟒的头,真的难以想象,一个仅五岁的女孩,怎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大蟒把头探过去给蓝摸,蓝笑了:“大蟒啊,你怎么一个在这啊?你肯定和我一样,很讨人厌吧!呵呵呵~”蛇发出呜呜的声音蓝欣喜地叫到:“好啊,蓝也没有朋友,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嘻嘻嘻~”矮墙的后边不合时宜地插进几声谩骂:“蓝,你去哪了?妹妹的球呢?”是阿姨的声音。还和着妹妹榟的哭声。“贱家伙,又跑哪去了,还带着梓的球,准是弄丢了梓的球然后逃掉了,看她回来我怎么收拾她!”梓爸爸的声音可真难听,他可吓坏蓝了。蓝知道如果自己现在出去的话一定又是一顿痛打!但坐在地上,脑海里飘过自己被叔叔打的是伤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大蟒似乎明白了。它甩了甩尾巴,瞬间幻化成了人形。蓝的五官过分的张大,满脸写着惊讶。蛇已幻化成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少年,一头精干的短发,纯白色的T恤,蓝色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眉宇之间闪着锐气。一对炯炯有神的眼发出幽蓝色的光。这是十岁的蓝,见过最美的少年。蛇向蓝伸出了手,然后带着蓝飞了起来,坐在了屋顶。蓝看见梓爸爸那张布满愤怒的脸,心头涌起了莫名的恐惧。梓爸爸爬上矮墙,瞧见一只笼子,笼子边,还放着梓的球
,蓝屏住呼吸,抑制住加速的心跳。梓爸爸捡起球,边往回走,嘴里还不忘咒骂着“该死!,准是知道闯祸了,逃掉了,看我回来怎么收拾她!”

生活的残忍像根绣花针,消无声息地钻进肌肤,刺穿身体里最柔软的部分!

显然我们本不该这么交谈的,显然如果是以前,我该拿着好酒好菜招待她的,因为毕竟她是乔安的太太。可是这已经不是以前了,人会变,社会更会变,但是再怎么转变,也离不开人心,那层深深的油纸下面干涸的黑洞。

屋顶上,蓝目瞪口呆盯着蛇妖张口结舌:“你…你是蛇妖?”蛇妖笑了笑,点了点头:“对啊,我是蛇妖,你怕么?”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蓝竟然挺起胸膛说道:“不怕!都是朋友了,怎么会怕呢,难不成,你会吃了我?”“呵呵呵,那当然不会~”“嘻嘻,对了大蛇,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嗯,我叫阿诺!”“阿诺?那阿诺,你多大了?”“我可大了!”“可大了是多大了?”“我有500岁了呢!”“哇哦~,你都能当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了…”“呵呵…”……

好书推荐网12月4日书讯:近日,辻村深月《没有钥匙的梦》简体中文版由新星出版社出版。辻村深月,出生于一九八〇年二月二十九日,毕业于千叶大学教育系。二〇〇四年以《时间停止的冰封校舍》出道,后每年均有佳作入围各大奖项。二〇一二年以《使者》获得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同年以《没有钥匙的梦》摘下日本文坛的最高荣誉直木奖。她尤其擅长表达年轻人微妙的心情,文笔剔透细腻,是日本文坛最受期待的人气才女作家。

乔安,离开了晋城已久,或者说,
他离开了这个世界已久,乔安走的时候跟我说,她说,鲤,请好好的照顾戈蓝,我点了点头,我想他是信任我的,而我已忠诚的服务于他的指令,这只不过是利益层之间的交换而已,乔安,拿着钱,换取,我的真心。

时间一分一秒特过去了,墨色降临,蓝要回家了,她肚子饿了,她即使知道,就算自己回了家,也不会得到吃的,还会被痛打一顿,可是,她就是想回家。阿诺将蓝放在院子里,自己就静静的躺回了笼子,眼睛闭上,就睡着了。蓝瞧了瞧这个曾经充满欢笑的小院子,如今,却已不是自己的家,到处都能看见爸爸妈妈的影子,自己却是寄人篱下。想着想着,蓝便抹起了眼泪。梓爸爸听见门外的声音,就走了出来,看见是蓝便二话不说将蓝提着耳朵拎了起来,蓝痛得大哭,哭声惊醒了矮墙后边的阿诺。阿诺揉揉睡眼惺忪的双眼,爬了起来。“贱东西,还敢哭?我让你哭,我让你哭,你再哭,再哭……”梓爸爸一遍又一遍的拍着蓝的背。蓝哭得更厉害了。梓爸爸便取来了棍子把对着蓝。一棍子抽下去,蓝痛得在地上搭起了滚,便滚还边求饶“叔叔,别打了,叔叔,别打了,蓝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叔叔叔叔…”梓爸爸一脚把蓝踢到院子的角落“今晚不准吃饭!”走回家门,关上了门。阿诺哭了,怎么会这样,她才十岁啊!

编辑推荐
第147届直木奖获奖作品!被桐野夏生、宫部美雪称为“鲜活的“作品同名日剧由
广末凉子 木村多江 倾情演绎

而事实上,乔安已经离开晋城两年多了,从我第一次跟戈蓝上床,到最后一次见到她,这不过是相隔两年,而或者说,是至今,最后一次见面,我想这该是最后一次了,毕竟再过几个时辰,戈蓝的死期就到了。

阿诺翻过矮墙走到蓝的身边弯下腰为她擦泪,心疼的看着蓝身上的灰土渗进血红的伤口。“对不起,我什么都做不了”“蓝扬起脸瞧见了阿诺的泪,阿诺说:”我们家族有规定,如果谁和人类发生冲突,就把它拿去祭鹰。“蓝伸手抱紧了阿诺”阿诺,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在我五岁的时候爸爸和妈妈就出车祸死了,他们说是我克死了爸爸和妈妈,他们抢走了爸爸妈妈的一切,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呜呜呜…“”不,你还有我!“

内容提要

一个人一生要经历多少大事?上学、毕业、工作、恋爱、结婚、生子……只是其中一件事不如意,会不会改变你的一生?例如小学时,好朋友突然变恶人,你会接受他的道歉吗?高中时谈了第一场恋爱,对方却动不动对你暴力相向,你会低头忍耐吗?怀揣梦想升入大学,却发现现实与理想相距甚远,你还会坚持吗?步入三十仍未成家,你还有相信、辨别真爱的能力吗?初为人父人母,你真的能放弃属于自己的生活,担起责任吗?生活没那么容易,想得到幸福更得拼尽全力!

日历集团,无非是这个城市最庞大的企业之一,作为忠诚服务于日历集团公司的一名员工,我,鲤,应当为乔安马首是瞻,在这个社会,忠诚往往会换来最庞大的利益,这便是乔安灌输给我的理念。

章节试读

当我在温暖的巴士里看见站在前面的她时,突然意识到:啊,是小律。真记不清有多久没见了,她那意志坚定的眼神和乌黑亮丽的直发都丝毫没有变化。她向游客们鞠躬,问候“早上好”,声音经由麦克风传出,显得更加宏亮。话音稳重,正是和我母亲这样的中老年人说话时所惯用的语调。
“非常感谢大家参加那贺交观光巴士旅游团!今天虽是阴天,但原本天气预报说是有雨的,这么看来,老天爷还是非常照顾咱们的。我相信在座诸位平时都积德行善,希望托您们的福,明天会是个大晴天!”上周,我刚为六年级学生上过一堂课,讲到“您们”这种敬语用法其实并不正确。但乘客们却鼓起掌来,附和着“咱们都是做好事的人哟”。律子也高兴地回应“是呀”。“我是导游近田。今明两天会一直陪伴大家。这位是司机冈本,请他和大家打个招呼吧。”她转过身,将麦克风递到司机嘴边时,帽子上的缎带随之飘荡,长发伏在胸口的曲线上。司机用耿直而认真的声音问候。律子笑了。“司机很腼腆,嘴又笨,总是只会说这么两句。但我们经常一起搭档,他的驾驶技术非常好哦。事故之类的啊,那是一次也没发生过。”深蓝色的马甲和短裙,白色条纹薄衬衫配鹅黄色领带。戴的帽子上也缠绕着相同颜色的缎带。律子已经是个大人了啊。孩童时代一起乘巴士去郊游的我们,如今已成为导游和老师。已经到这个年纪了啊。禁不住妈妈的邀请,我还是陪她来参加了这个“伊势参拜巴士观光团”。不出所料,我是团里唯一的年轻人。律子正被大叔和大妈们围在中间,应着窗外的风景,适时地介绍着。妈妈坐在我身旁靠窗的座位,早就拿出了准备的热茶和点心。她并没有注意到,面前这位巴士导游曾是女儿的同班同学。她自称近田。这和我记得的姓氏不一样。由于戴着手套,也看不见是否有戒指。我的心底荡起一丝波澜,她,结婚了吧。

从乔安离开晋城,到现在为止,已经两年了,新闻报道说,乔安已经去世了,而我得到的消息是乔安去喜马拉雅山登山过程中,遭遇不测,还有人说,乔安,欠了一屁股债,跑到国外躲债去了,总之关于乔安的消息,已经没有褒义的了,乔安说,忠诚往往会换来最庞大的利益,而戈蓝告诉我,她说,事实上,乔安的庞大资金链,已经控制在她的手里,她要我跟她联手合作,作为目前为止,日历集团股票持有者的戈蓝,我相信她的野心是庞大的。

专业点评

作者在人物塑造方面自有一套办法,特别是本书中《芹叶大学的梦想与杀人》一文,从未读到过的个性人物使作品更加吸引人。——直木奖授奖词

我对乔安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那么对于戈蓝的忠诚,亦是一份忠诚,在乔安未过世时,我忠诚于他,那么他过世之后,我本应该忠诚于戈蓝的,戈蓝无非是一个漂亮的女子,而乔安,是未曾有过孩子的,关于乔安性方面的传闻,我也一直耳有所闻,无非,我被戈蓝的言笑晏晏迷倒了,她身上的那股香水味,时刻在挑弄着我的神经,每当她走过的时候,我都会深深的嗅上一口,那是如此迷人的味道。她穿着高领的毛衣,下身是超短的裙子,另外配了一双高档的毛料长袜,那本是我梦想以及的,我想,我是应该忠诚于戈蓝的,我想在这个女人的身体里播下种子,她大概是处女,我笑着跟刘烨说,刘烨点了点头,她今年大概能有二十五岁左右,但是看她周密的内心,却像一个神经商场已久的猎手,她指示着我一步一步的进行计划,她挥舞着双手,就像一个指挥家,她说,过不了多少时日,她就可以接手日历集团了。

她真的很美好,我看着刘烨,描述我跟她上床的情景,包括她脱衣服的动作,她告诉我,这是一种交换,她可以把她的初夜,赠送于我,但我必须要做到忠诚,我看着她,郑重的点了点头,戈蓝,持有大概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她说,要我绑架一个股东,来换取他手中的百分之二十的股票,我知道,假如我答应了她,那么我将会继续拥有她,但是假如我放弃那种选择,无非我会受到她的封杀,于是,这种事不做不可。

很顺利,戈蓝接管了那部分股权,她说,就要可以收购了,她雪白的面庞,红彤彤的,她的心情似乎很好,我邀她出去跳舞,
她答应了,她细细的腰肢很软,长长的头发披在肩头上,有一种香味顿时盈满了我的鼻孔,她说,鲤,做完了这笔买卖,她就可以放下心,跟我独处了,我点了点头。

刘烨

鲤是我的好朋友,因为我非常了解他,他几乎跟我无事不谈,我知道他好色,特别是董事长过世之后,他见到戈蓝,眼睛能冒出金星。

事实上,我知道,他是非要跳进戈蓝那处深坑不可的,戈蓝手里拥有一份股本,大概百分之三十左右的样子。

最近一些股东,在商量着,如何把戈蓝那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的股本搞过来。我的老板,李安,大概有百分之十五的股票,他说,过些时日,戈蓝必定会找上门来的,只是没想到,这时间逼近的这么紧,说来就来了,其实鲤应该明白的,绑架案应该不是一件小案子,他曾经对我说过,忠诚才能换取最大的利益,我说,你要懂得,分辨哪一种忠诚才是最靠谱的。他摆了摆手,或许他一向都不怎么重视思考,李安,被鲤叫出去的时候,带了一个微型收音机,他大概是知道的,将要发生的事情。

果然戈蓝还是那么做了,李安说,他有把握拿到戈蓝身上的那百分之三十的股本,前提是,鲤,必须忠诚于他,因为主谋者是戈蓝,而行动者是鲤,在不惊动警察的条件下,除了对鲤下手,别无他法,于是我找到鲤,我跟他商量,没想到他同意了。

戈蓝无非是一个美女,在我跟她无数次上床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发现了她的魅力所在,但是这种荒唐的爱情,毕竟不接近于现实,我想她会把我甩掉,在我帮她彻底搞过日历集团之后,其实如何呢,谁不会这么做呢,凡是人,必定会这么做的,以为,我始终不相信人性本善。

刘烨是我的朋友,他说要我服从于李安,但前些日子,分明李安的股本已经被戈蓝得到了,刘烨拿出了微型收音机,他说,迟早这些事,会暴露的,他劝我,另谋其主,我点了点头,静静想了些许时日,我发现这是可行之术,毕竟假如我被抓住,戈蓝便会拖过一些干系,李安,让我去偷股本,但是我知道戈蓝不会那么做的,我想最彻底的方法,便是再重新演绎一番,依旧是绑架戈蓝。

在我给戈蓝下迷药的过程中,我依旧忍不住拨开了她的衣服,依旧是那层熟悉的感觉,我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到她了,因为李安说,事过之后他便会把收音机,交给警方,而里面,有我录制的童话,是戈蓝跟其他合伙人洽谈的内容,其中包括了他们谋夺乔安财产的内容。

我用力的把绳子绑在戈蓝的手肘上,
她看着我,面带惶恐,她着着一双深蓝色皮鞋,上面有亮银色的花纹,显然价格不菲,丝质的裙子,轻如蝉翼,风从狭小的窗户里吹进来,搅乱了这片空气,亦搅乱此处的气氛,她低着头,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她的额头,双手呈交叉状,长长的指甲被染成了红色,我问她,股本在哪里。她雪白的额头,轻轻的点击着手指尖,她不说话,而这种气氛维持已久。

事实上,之前,我把李安的股本弄到手之前,我便应该询问他这个问题的。她不说,那没办法,我用刀子,抵住她的额头,她惊恐的表情,映射进李安的眼里,李安,微微的笑着,他温和的询问她,股本在哪里,但她始终不说,因为这关系到她的生命,股本便是她的保命方法,假如没了股本,那么她很快就会被抓入监狱,而这便是我和李安还有刘烨计划的。

我想我应该是累了,在逼问的过程中,戈蓝始终不肯说,当我接听到另一个关键的电话时,刘烨满眼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点了点头。

最终,那是我和戈蓝最后一次见面了,李安在疯狂的撕扯戈蓝的过程中,不小心把她推到了,她的额头,磕在一个尖锐的钢管上,戈蓝,她死了。

之后,刘烨报了警,而这个时候,乔安,才慢慢的走出来,他拍了拍我的肩头,他说,鲤,你做的不错,事实上,做这些事情之前,乔安,已经写信把这些步骤都告诉我了,事实上,最初我就知道,乔安没有死掉,而这只不过是他步得局而已,戈蓝是不会忠诚于他的,而那些老股东,也时刻在威胁着他商业中心的地位,于是便出此下策了。

只是,我跟戈蓝上床的事情,他并没有那么指示我,但是他最后看我的那一眼,只是微微的笑了笑,我知道,或许我也难逃厄运。

最终刘烨把那微型收音机交给了警方,于是我看着李安,苦苦的笑了,乔安说,忠诚才能换来最庞大的利益,而我却真的无法彻底的清醒的认识到这个问题。

刘烨看着我笑了,而他便成为了唯乔安马首是瞻的鲤,而下一个戈蓝,还有李安会是谁呢。

或许这本来就是一个迷宫,迷失了自己,也误导了别人。

标签:,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