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工作忙,不信你看

摘要:
迟疑之时,从遥远未知的天宇传来隐约的牵引,将我慢慢地抽离这从未离开过的世界。慢慢地飘上了数百米的空中,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飞翔的感觉,第一次体会到鸟儿翱翔的快乐。太轻盈了,这全无压力的感觉,所有的情感都

摘要:
以下这份科普书单,是被誉为“最值得订阅的文化创意网站之一”的brain
pickings的年度科普书。需要补充,这些科普书除了内容炫酷,封面,也很炫酷,不信你看。1.
《宇宙何其巧:你自以为了解的世界》——“如果有一 …

摘要:
周五,爸爸打来电话说,明天周末吧?我说,是呀!爸爸又说,来家拿菜吧,菜园里的菠菜正好吃了,大白菜心也包的结实。我说,好!最近工作忙,一直没能回家,你和妈身体都好吧,明天我回。爸爸说,身体都好,就是好久

迟疑之时,从遥远未知的天宇传来隐约的牵引,将我慢慢地抽离这从未离开过的世界。慢慢地飘上了数百米的空中,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飞翔的感觉,第一次体会到鸟儿翱翔的快乐。太轻盈了,这全无压力的感觉,所有的情感都没有了压抑,都跃跃欲试的想要出来。此时,万家灯火在整个苍茫大陆上逐一亮起,明灭不定,增减不一。黑色的天宇上,繁星点点,亿万星河灿烂,像一块黑色的琉璃,散发了闪亮的光芒。这灯火,这星河,两相呼应,似是倾述,倾述从远古延伸过来的某种情感。忧伤,烦愁,快乐…我就站在它们中间,体会了,心伤了。但突然间就要离去,随着这远古的呼唤,向那从我出生便在向我呼唤的死的归宿行去。那从灵魂栖息地流传过来的某种神秘言语,热切地欢迎我的回归。

以下这份科普书单,是被誉为“最值得订阅的文化创意网站之一”的brain
pickings的年度科普书。需要补充,这些科普书除了内容炫酷,封面,也很炫酷,不信你看。

周五,爸爸打来电话说,明天周末吧?我说,是呀!爸爸又说,来家拿菜吧,菜园里的菠菜正好吃了,大白菜心也包的结实。我说,好!最近工作忙,一直没能回家,你和妈身体都好吧,明天我回。爸爸说,身体都好,就是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慢慢地浮沉上升,穿过层层细微白云,越过轻盈的风的娇躯,渐渐地飘飞,渐渐地离去。无尽虚空在等着我的归回,一片欢愉自由的世界在等着我的去往…

1. 《宇宙何其巧:你自以为了解的世界》

——“如果有一天,我们认为自己彻底明白了我们是谁、来自哪里,那我们一定是失败了。”

图片 1

物理学家、麻省理工人类学教授阿兰·莱特曼(Alan
Lightman)新作。他曾带领我们走进爱因斯坦的梦中,听伟人漫谈。这次他想要在新著《宇宙何其巧》中解答的是,随着科学新发展而出现的哲学问题。

在这本书里,他参与科学与宗教对话;分析人类对于永恒的渴望与自然短暂性之间的冲突;利用暗能量解释宇宙只是一个偶然的可能性;探讨现代科技如何让我们无法直接感受世界;以及多个宇宙、多个时空连续体、超出三维的可能性。

在这所有的思考背后,他暗含的想法是:我们见到和了解的世界,不过是巨大的、无边的整体的一个微小碎片。正如卡尔·萨根在思考科学和宗教时所写:“如果有一天,我们认为自己彻底明白了我们是谁、来自哪里,那我们一定是失败了。”

周六早饭后,打算回家,领导打电话,要加班,整整忙了一上午。中午爸爸又来电话,问我何时回家拿菜。我说,你把菜弄好,我下午也有事,晚上吧。可是晚上一起吃饭喝了酒,早把回家的事情忘的干净。

一路星光开道,一路神秘牵引。渐渐地,
我对这种无趣的生活失了意味,开始怀念起曾经的过往。我那喜爱的她,在得知我的离去时是否心伤,是否在无助地哭泣?突然,我又想起了,在我离去之时,父母那悲伤的哭泣,那悲痛欲绝的模样。我想回去了,这比原来的枯燥生活更为单一的存在,实在太令人绝望。这究竟是灵魂的释放,还是另一种对灵魂真正的束缚?若是如此,那么,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也就能轻易解释,而死亡也就真正成了令人恐惧的存在。

2.《人类年代:我们塑造的世界》

——送个诗人过来描述我们如何将地球变成了自己的沙盒

图片 2

根据卡尔·萨根小说《接触》改编的电影里的有一幕,朱迪·福斯特饰演的角色注视着无法形容的宇宙奇妙景致,而她的任务是给人类描述这一切,最后,她只能喘着气说:“他们应该送个诗人来!”

讲述人类的故事也不是件易事,不过这次有诗人在,而且是萨根最爱的诗人:黛安·阿克曼(Diane
Ackerman)。萨根曾将她精确描写星球的诗句寄给狱中的蒂莫西·利里。

她不仅是个诗人,还是位科学小说家和历史学家。她写人类如何走到今天:“人类一直是兴奋、不知疲倦、忙碌的存在。在过去的11700年里,仅仅是冰河世纪末期冰河消退后一瞬间,我们就发明了建筑、写作和科学。……我们建造奥兹国般的城市,离开我们的星球去旅行……摧毁森林,铲平地球……”

虽然看到了“我们将地球变成了自己的沙盒”这样的变化,但阿克曼还是一颗科技心,认为这样的改变“剧烈、不可逆,但也并非全然是坏事。我们的错误数不胜数,但我们的才能也难以估量。”

周日早晨,妈妈打来电话,问我昨晚怎么没有来?我解释了一下。妈妈说,做得对,工作要紧,你爸把菜弄好了,不来拿就蔫了。我说,等会我就回家。可是有同学邀请去钓鱼,原本想抽个时间回去,一钓就是一天。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飘过多少地域。周围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就我一人存在,就我一人在漂泊。如此孤独,如此寂寞。但我却不能入睡,灵魂是不灭的存在,没有了肉身的限制,睡梦就成了记忆中的存在。所谓睡眠,所谓幻梦,只是由于肉体的拖累,致使灵魂不能上升而引起的对更高层次追求的期望,只是肉身的需要而非灵魂的必需。我无法入睡,可这无尽黑暗,无限寂寞的世界实在太过孤寒,让我心伤,令我烦闷。这种悲伤,这种烦闷和寂寞引起的负面情绪,因无法言语,无法行动去令其有所发泄而变得更为暴躁,像是临近崩溃的边沿,火山爆发的界点。我后悔了,真正认识了死亡的寂灭后,不由真正畏惧死亡。原来我所厌恶的世界,现在回想起来却是那么的美好。能活着,能说话,能听见什么声音,能看见五色缤纷的世界,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突然觉得,活着,哪怕是痛苦地活着,只要能感受到鸟语花香,能感受到日晒雨淋,那便是无限幸福的了。什么财富,什么声名,与对世界的真切感受相比,都太过渺小了。

3. 《树之书:将知识的分支可视化》

——涵盖各个知识门类的两百幅树状图

图片 3

读图时代,数据可视化成为潮流,但可曾想过这种可视化在八百年前就已开始,而且使用的是常见到会忽略的树的形象?

设计师兼信息视觉化学者曼努埃尔·利马(Manuel
Lima)对此深感兴趣且研究颇深。他以树状图的历史为主线,讲述数据可视化的过程。

书中最吸引人的当属两百幅细致的树状图,涵盖各个门类,有1780年版《法国百科全书》中艺术和科学的宗谱图,用树叶大小代表人类对学科的了解程度;也有1250年Lambert
of
Saint-Omer绘制的“美德树”各种美德从中央球茎中生长而出,成为一个个分支;还有第一幅树状组织结构图纽约厄尔铁路公司的组织计划。

转眼又到了周六,我回到家,推开门,妈妈正坐在床上,面色憔悴,大病初愈的样子,爸爸躺在床上,看到我来动了一下,妈妈急忙摁住了。爸爸说,你妈上周感冒了,一直不好,想借你回家拿菜的机会,开车带她去医院查查,可你有事没来,她就吃点药抗到现在。我问爸爸怎么了,妈妈说,你爸爸上周六下午听说你晚上来家拿菜,骑车去菜园弄菜,回来时候天黑不小心掉到路沟里,腰扭了,本来也想等你来家拿菜,再去医院检查的。

可事不可违,时光难以回溯,世界也难以逆转。我仍是在飘飞,在不变的黑暗中,独自一人承受这不变的孤独。漫长的岁月过去了,时间遥远得令我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忘记了自己并非是这黑暗的一员,竟迷糊地将自己视为这方黑色虚无的世界的一部分!只是,这无限虚无的世界仍有着令我心安的东西,或者说存在—那从始至终从未断绝的牵引!这力量,似乎很小,小到连现实世界里一纳米的东西也不能拖动。但在此时,它却是无比的巨大,我只能任由它引着,引着向未知的世界行去。这种无情的桎梏,让我心伤,令我绝望。此刻也才真正理解了一些在逆境中无助地哀嚎最终绝望地死去的人们那种惨凄的心情。那种无能为力,难以摆脱已知或未知力量控制的窘迫境地,此刻竟真切地存在于我的眼前,降临到我的身上。我也才知道,灵魂太轻,太弱,弱小得连移动自身分毫距离也办不到,弱小得连自我消亡也做不到!

4.《人类的存在意味着什么》

——历史一直掌握在人类手中,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对孕育我们的世界给予同样的关注?

图片 4

社会生物学和生物多样性之父、普利策奖得主爱德华·O.威尔逊(Edward O.
Wilson)的最新作品。延续他在前一本书《社会如何征服地球》中对“人类世”的阐释,威尔逊认为“人类已经对宇宙和自己足够了解”,是时候系统、科学地梳理人类在宇宙中的位置和生存的意义。

在说明“人类之谜”、“自由意志”、“宗教信仰”,警告“生物多样性的崩溃”,甚至描述E.T.时,威尔逊都坚信人类在已知宇宙中占有特殊位置。自一系列物理原因和影响交织而成的偶然造就了人类以来,历史就一直掌握在人类手中。

但他也呼吁道,鉴于人类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地位,是否“我们现在可以对孕育我们的世界给予同样的关注”?人类在按照自己意愿重新设计生物学和人类特性时,也是在抛弃自然选择,科学和技术的进步可能将给我们带来前所未有的道德困境。

我忙说,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啊!妈妈说,让你单独来家一趟,那不还要开车烧油呀,我和你爸只是想你来家拿菜时,顺便去检查,就可以省趟油钱。其实开车从县城到老家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离上次我回老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

我错了吗?死亡难道不是一切生命的终结吗?难道说现实的物质世界是人身的桎梏,而肉身的存在虽说是对灵魂的束缚,但真实情况却是肉身在保护心灵,为心灵争取更多的自由?难道说肉身消亡,却是灵魂真正陷入难以脱离的地狱之中,失去了全部的有的或可以有的自由?那么,远古哲人先贤为自由而显出宝贵的生命,以肉身的消亡来终结对灵魂束缚的行为,是否是错了呢?他们真正追求的自由,比之死亡带来的这种不可为,弱得真正无需无求的存在,究竟是哪种?

5.《天空的边际:关于无所不包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用一千个基础单词解释宇宙

图片 5

大爆炸、黑洞、暗物质、暗能量,现代宇宙学中的重要发现和谜团,理论宇宙学家罗伯托·特洛塔(Roberto
Trotta)都用最常见的1000个英文单词清晰解释。

物理、能量、银河系,甚至宇宙,这样的词,都以更简单的词语替换,仿佛穿越回还未为那些物理现象发明专有名词的时代。

怀着文学实验和普及科学的想法,特洛塔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科学家用大型强子对撞机演示,发现和理解未知现象,用地球上最大的望远镜在宇宙中寻找暗物质。

无从参考,毕竟人所未能体验的便是出生前和死亡后发生的一切。是否人的称之为灵魂的东西是在出生前就存在,又或者是在后天环境中之间形成?或者说,人所没有的即是灵魂,这虚无的不切实际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但假若灵魂不存,现在的我又是何种性质的存在?没有了肉身的我,是否可以称之为人?是否我的原来的名字已离我而去?那么,现在的我是谁,我又是什么?我能是什么?若非得用一个称谓来称呼我,又该如何叫?假若我未曾活过,那么,我所生存过的身体又将如何存在?假如我所依附的是一头畜生的身上,是否那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现在的我和所有“非我”一样,无所区别?因为既然有我的存在,必然还有着“非我”,那和我一般存在的“非我”,都是出于人类这一同样族类身上吗?别的生物或是死物或是现在还难以确定生死的物体身上,是否也存在这种“非我”呢?

6.《莎士比亚的科学:对剧作家莎士比亚的宇宙的新观察》

——莎士比亚的戏剧写作,真的受到了天文学的影响

图片 6

威廉·莎士比亚如果真的存在的话,生活在人类历史的一个重要阶段:天文学萌芽的时期。那时起,人类开始将对天堂的古老渴望转化为科学上的新追求。

科学记者丹·弗克在书中试图证明这一观点:莎士比亚的戏剧写作,受到了这一新学科的重要影响。他最有力的论据是莎士比亚的悲剧《辛白林》:最后一幕中,主人公朱庇特在梦中见到四位已去世的家人的鬼魂环绕他旋转。朱庇特的名字曾多次在莎士比亚的后期剧作中出现,但在这里人物才首次现身,那四个鬼魂似乎正象征着伽利略新发现的环绕土星的四颗卫星。因为从时间上看,《辛白林》创作于1610年秋,伽利略讲自己早期天文发现的《星际信使》发表仅数月之后,或许并非巧合。

7.《蛰刺的故事:我和大黄蜂的旅程》

——从小在英国什罗普郡养各种宠物的他,对大黄蜂一网情深

图片 7

戴夫·格尔森(Dave
Goulson)深爱各种野生动物,儿时在英国什罗普郡养各种宠物,长大后研究和拯救大黄蜂。短毛大黄蜂曾经常见于肯特的沼泽地里,但现在只能在新西兰的野外生存,那还是19世纪运过去的蜂后的后代。作为英国大黄蜂保护协会的创立者,戴夫一直致力于将它们重新带回原本属于它们的土地。

他对大黄蜂的热情,从他对大黄蜂习性、历史与大黄蜂的关系的原始研究,以及对后代保护大黄蜂的建议中,都能看得出来。他借助一个热爱自然的小孩的成长故事,讲述大黄蜂的重要性,也提醒农业对蜂类的潜在威胁。(好书推荐尽在:www.xiaoshuozhu.com)

8. 《宇宙:顶尖科学家探讨宇宙的起源、谜团和未来》

——听那些这个时代最棒的脑袋一起解释宇宙

图片 8

约翰·布罗克曼主编的网站Edge.org邀请了数位顶尖科学家解释我们已知的宇宙。

阿兰·古斯(Alan Guth)和安德烈·林德(Andrei
Linde)描绘了宇宙学在过去三十年的发展和他们创建的暴胀模型(2014年3月,大爆炸引力波的发现,证实了这一模型);李·施莫林(Lee
Smolin)讨论了时间的性质;丽莎·蓝道尔(Lisa Randall)和尼尔·图洛克(Neil
Turok)解释了从线性理论衍生而来的胚理论和二维结构;赛斯·劳埃德(Seth
Lloyd)探讨宇宙如何像一个自定义程序的计算机一样运作;劳伦斯·克劳斯(Lawrence
Krauss)提出关于中立、暗物质和空空间的新想法;布莱恩·格林(Brian
Greene)和爱因斯坦的传记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共同推想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会如何看待21世纪的理论物理;已故的努瓦·曼德博回顾漫长的分形理论研究生涯等等。

9.《神经科学》

——用绘本展现大脑世界

图片 9

神经科学家哈娜·罗斯博士(Hana
Roš)和神经学博士转型插画家马特奥·法莱拉(Matteo
Farinella)在世界最大的医学基金会之一Wellcome
Trust的资助下,合作了这一绘本,用黑白图片展现大脑世界。

走进去,迎面一片神经元森林以及许多的记忆穴和欺骗城堡;沿途,会遇到为科学实验献身的巨型乌贼、海蜗牛和神经科学的先驱者巴普洛夫以及他1897年在俄国做的著名记忆实验。

感知、记忆幻觉、情感回忆、意识,以及思维和大脑的区别,关于大脑的一切,两位科学家都想到了办法表现。

10. 《参与决斗的神经外科医生们》

——那些逆转的案例都是研究大脑功能走到极端的机会

图片 10

早期对人类大脑功能的研究采取的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方法:等待人们发生中风、心脏病发作、感染、脑额页切除等不幸,而后观察患者如何反应。很多病例中,患者的康复都像奇迹,虽然性格会完全改变,观察者只能惊叹这种好转。某一部分的伤害可能致使患者再也认不出亲人,有些创伤会让人变成病态赌徒、恋童癖或骗子。但有少数科学家意识到,这些案例都是研究大脑功能走到极端的机会。

科学作家山姆·凯恩重拾这些早已被遗忘的真实案例,解释大脑内部的运作方式,同时向那些为现代神经科学发展做出贡献的医生致敬。

11.《假如:严肃地回答荒谬的假设性问题》

——假如我在装满废弃核燃料的池子里游泳,会有什么后果?

图片 11

兰德尔·门罗(Randall
Munroe)原为在NASA供职的机器人学家,转行做漫画家后,在自己的xkcd网站上发表关于浪漫、讽刺、数学和语言的网络漫画,同时用手绘图表和科学知识回答读者关于万物的假设性问题。问题五花八门,有的只是很怪,有的则真的是很邪恶:

假如我在装满废弃核燃料的池子里游泳,会有什么后果?

你能造一架装备向下发射的枪炮的喷射机吗?

如果纽约发生里氏15级地震,会变成什么样?

火旋风有可能实现吗?

门罗的回答总是简明幽默,但数学计算是不可或缺的。书中集结了网站中最精彩的问答,还收入了一些从未公布答案的问题。

12. 《乌有》

——21位科学家讨论完nothing后表示,理解nothing有时是理解某些问题的关键

图片 12

《新科学家》杂志的主编杰瑞米·韦伯(Jeremy Webb
)携两位《自然》前编辑和19位重要作家和科学家一起探讨“乌有”的意义。他们谈真空、超导体、退化器官、催眠、安慰剂效应,发现理解乌有有时是理解某些问题的关键:

为什么被误诊后,病人仍会感受到痛苦?

乌有状态真的存在吗?

最近的实验表明,挤压理想真空不明原因的会产生光。

韦伯说:“你也许会认为一本讨论乌有的书听起来自相矛盾。但好在有很多可以探讨,因为这一话题已经被讨论了2000多年。……以零这个表示不存在的词为例,它的一部分公元前300年左右产生于巴比伦,1000年后印度人将这一概念同一个古老象征结合时,又出现了一部分;又过了400年到达欧洲,起初被当作是一项危险的创造。17世纪左右它终于获得认可。如今对你使用的每个数字都意义非凡。”

13. 《三十天》

——30首诗写给DNA

图片 13

这部诗集的作者xYz原名乔安娜·蒂尔斯利(Joanna
Tilsley),八岁开始写诗,一直写到读完生物学学位。

2013年4月,因精神状态不佳,她和朋友参加了年度创意写作项目NaPoWriMo,参与者需要每天写一首诗,坚持一个月。当时正对宇宙学和量子物理感兴趣的乔安娜,将那份热情转化为诗句。

她的三十首诗,写DNA,写克卜勒62,一颗“超地球大小、比太阳小且温度低的行星”;写全变态,毛虫变为蝴蝶的过程;写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第一位进入太空的人类。她还边写边画,使用古旧的纸张、老式的字体和19世纪的艺术作品(电脑处理后作为背景)。

正如E·O.威尔逊所说:“理想的科学家像诗人一样思考,像会计一样工作。”

14.《数据潮》

——用数据揭示人们的本来面目

图片 14

以前,研究者依靠取样调查或小规模实验来研究人类行为。如今,由于我们的生活大部分在网上,他们可以直接通过数据观察我们。克里斯蒂安·拉德(Christian
Rudder)是美国在线交友网站OKCupid
的创始人之一。该网站曾根据收集来的数据得出结论,并以此指导人们的约会,该功能曾红极一时。哈佛数学系毕业的拉德就是幕后数据分析师之一。

这一次拉德不是指导约会,而是希望通过数据揭示人们的本来面目。他将从Google搜索、Twitter更新和Facebook收集来的数据分为三类:将人们联系起来的数据、区分的数据和只与个人有关的数据,从而描绘出人们在政治、性向、身份和行为等方面的模式。Facebook的“喜欢”按钮如何预测一个人的性向,甚至智商,而且结果惊人地准确?为什么必须有人恨你你才会红?人们私底下和公开场合表达自己想法的方式有什么不同?拉德都用数据做了解答。

15.《进化》

——可以互动的人类进化彩绘

图片 15

这是一本童书。从书名就可看出,是讲人类进化故事:自然选择、大陆漂移、谁杀死了恐龙、鸟类的诞生以及其他人类得以走到今天的重要过程。毕竟我们曾是变形虫,现在却能在iPhone上用手指打字,这一过程想想就让人惊叹。

彩图由常驻伦敦的芬兰插画家安努·吉尔普兰恩(Annu
Kilpeläinen)绘制。与一般彩色绘本不一样的是,这本加入了很多和小读者互动的元素:可以打开的盘古大陆地图,藏在岩石下的化石,以及可以打乱搭配的页面。

成人可补充阅读比尔·内尔的《不可否认:进化和创造科学》。

标签:,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